首頁 > 人物 >

尹昉 | 厚積薄發即人生

2020-05-12 來源:時尚COSMO
尹昉是一個慢性子的人,大多數的時間里,他都在觀察、積累著。他說自己等得起也磨得起,所謂厚積薄發即人生。他相信世界瞬息萬變,所有事情的發生都必有其道理,絕不抱怨,唯一害怕的便是無趣和麻木?!缎率澜纭?的 “徐天”正成為他釋放力量的一個出口,寧可享受虛擬世界里那種濃烈的痛苦,然后用角色的悲去化解自己的悲。

4

尹昉

不沉溺在競爭和求結果的狀態

妝化好了,尹昉下巴微抬,瞇著眼睛端詳起鏡子里的自己。他臉上散落了好幾處“新傷”,其中一處特地拜托化妝師裝飾在右眼下方。休息不好時,眼周常會微微腫起,為配合拍攝的特效妝恰好遮擋。

傷對尹昉來說見怪不怪了。拍《新世界》時有場戲為了盡快找到狀態,他反復蹲下站起,讓腦袋缺氧,最后一下臉直接拍到地上,暈了過去。醒來他以為做了個夢,“感覺來了!”第一反應是趕緊拍,忘了疼,結果下巴縫了四五針。

一百七十天,尹昉幾乎每夜的夢都是戲,徐天從他的大腦皮層到達潛意識,一層一層浸入,直到在夢里也完全變成他。后來,這個人甚至不分時候就跳出來。一次戲外尹昉和別人聊天,完全在另一個話題里,囈語般蹦出一句“田丹怎么了?”對方傻了,他愣住了,“突然被附身的感覺,好……可怕。”尹昉倒吸一口冷氣。

壓力不是沒有來由。他和徐天太不一樣了,慢熱、不愛表達。“他是一個性子特別急的人,我是一個思慮很多的人。我愛思考,他行動為先。我比較矛盾,徐天就很果敢。我們面對很多事情的反應機制是不一樣的。”甚至一開始尹昉也不確定自己究竟能不能演,別人有顧慮,他也想很多,畢竟一個好的劇本,一個挑大梁的角色,太多人盯著了,未見得非得是他。

5

尹昉

但他還是帶著不確定性去做了一切準備。

開機前臺詞已經全部背得爛熟,跟同組的人藝演員雷佳學北京話,身邊珠市口的助理也當作老師。“還是挺難的,我11歲就來北京了,但同學幾乎都是外地人,沒完全在北京的語言環境里。”說這話時已是字正腔圓。開拍后,導演讓尹昉去指揮現場,哪個部門慢了,大聲催,劇組每個人看見他都得叫“天兒哥”,要他找到那股子罩得住全場的勁兒。

尹昉正一點一點變成那個京城小少爺,卻也早就放下了輸贏。

“我想不到誰比我更合適,但即便機會沒到手里,經歷過也樂意。成長的過程中,我慢慢找到舒緩壓力的一個方式就是,不讓自己沉溺在競爭和求結果的狀態中。”沒有一句怨言。

殺青那刻,尹昉“決堤”了,那些積壓著的濃烈的悲隨著鏡頭的走遠迸發。導演朝他走來,擁抱他,他抱著一束鮮花,又哭又笑的。

6

尹昉

堅持不容易 但是必須去享受它

連接著攝影師鏡頭的巨大電子屏隨著閃光的聲響劃過一張張照片,速度快時,能覺察到尹昉微妙的表情和肢體變化。肆意彎折的軀體,畫面的張力,他的動作語言提醒你他身體里的另一面。

舞蹈是尹昉的根,是他在不被看到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的支撐。

在北京當代芭蕾舞團的第二年,尹昉就已經想著要獨立。“舞團總是跳相似的東西,再多待一會兒,就會習慣了。”那個年齡段正好是他最想要自由和獨立的時候,有很多想法和訴求,他想跳屬于自己的東西。

走出來后尹昉苦過,愁過房租、借過錢、勉強溫飽。“舞者這么多年的訓練,但是往往收入和付出是不成正比的,要付出很多才能夠有所成就,甚至不一定有回報。堅持是一件特別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你必須去享受它。”

舞蹈一磚一瓦地砌成尹昉內心的壁壘,“精神層面的滿足感是很重要的,內心有強大的自我在里邊的時候,什么樣的生活都可以接受。”窮一點也可以,富一點也可以,今天有錢多吃點,明天沒錢少吃點,藝術帶給他理解和感受這個世界的新思路,原來可以這樣去看待這個世界,原來可以這樣去生活,有些需要不是必要的。

3

尹昉

他終于可以真正去編織自己的動作語匯,在履歷表中添上 “編舞”二字。“創作過程中是最能夠認識自己的,因為那當下的每一刻你都在做選擇,在這里去認識你的審美、表達、思考,作品就是所有這些因素的呈現。”

聲名響亮的大劇場他到過,卻也沒忘記那些稚嫩的小舞臺,他感謝那些曾經不起眼的小作品,相信量與質的變。“在舞團的時候開始做一些小作品,然后慢慢地讓別人看到了,給予更多的機會,才有條件做大作品。”

真正意義上拿得出手的作品是哪一個?“我也不知道怎么算是拿得出手,每個階段你回過頭來看它都是稚嫩的,但是它也是那個階段的反映和你能夠呈現出來最好的東西。”

換裝間隙,路過電子屏的時候,尹昉總是停下來看一會兒自己剛剛拍的照片,一言不發,又繼續走回鏡頭前。

2

尹昉

沒有希望,也沒有不希望

“被熟知”是這幾年慣常加在尹昉身上的話術,“他就是演XX的人!”是在網絡評論區屢見不鮮的回復。

這種變化尹昉感受得到,“還是小范圍的。”他表示,盡管節目錄制結束之后場外總是聚集了等待許久的女孩,看片會入口處總有一撥人拿著為他定制的條幅。

“大部分,大部分,大部分人還是不知道我是誰的。”

前三個字刻意反復。

“希望大家知道你是誰嗎?”

“沒有希望,也沒有不希望。”

尹昉深知自由與機會的對立,如今他好像就處在中間的位置,實實在在地讓他看清自己為什么被選擇。

1

尹昉

“合適的作品會找我就是因為合適,不會因為我的名氣、流量、關系或者其他跟作品、跟角色無關的因素。”

他說,這段時間有好幾個記者問他關于演戲天賦的問題,是啊,尹昉的“演技”是哪兒來的?

“我的天賦在于我的感受力和理解力,我能夠感受到這個角色所有的情感選擇和人物關系,對角色的理解很少跟導演不一樣。”他知道怎么挖掘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式去成為那個人,這當然跟他的舞臺經驗不無關系。“我不會去模仿,也不會按套路走,會想盡辦法去找到最本質的東西。”

沒有科班式的條框,他的行動只隨心。戲里如此,戲外更甚。等候拍攝時,他彎腰窩在椅子上寫寫畫畫,那是末尾要錄制的視頻旁白,他在已經打印好文案的A4紙上重新思忖著文字,不滿意又劃掉再來。

快30歲才進入這個所謂的圈子晚嗎?尹昉說那只是比較之下的問題,他是一個慢性子的人。如果一件事當下沒有進入直覺讓尹昉直接做出判斷,寧愿克制甚至擱置,直到有事物推動它—累積如果不夠厚重,那么寧肯讓它消逝。“厚積薄發,是我喜歡的方式。”尹昉反身趴在椅背上由衷地感嘆了一句。

回過頭看,尹昉不是那種一條路走到底的人,他身上蔓延出了許多枝丫,好在每根分枝也都多多少少發了光。他承認他是矛盾的,有時候也“不那么清晰”,但不是沒想過自己會一步一步走到現在這個位置,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自信,確信自己這一生不會那么碌碌無為。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 黑龙省体彩6十1玩法 排列三开奖官网 黑龙江体彩6 1走势图 2012年排列5中奖号码 同花顺模拟炒股密码不正确 江苏快3走势图老快三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 快乐10分走势图云南 股票的平台突破 电脑炒股看盘软件哪个最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