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A-Lin 黃麗玲 | 蝴蝶的野心

2020-05-11 來源:時尚先生
在樂壇,“天生歌姬”這樣的稱號來之不易。征戰唱片界多年,A-Lin像是一位穩健的長跑選手,從未有過失手。你可能沒聽過她的名字,但如果你聽過她的歌,一定會記住她的聲音。她在這個初春做了一些改變,她說:這不是一次挑戰,這是我的野心。

2

黃麗玲

A-Lin非常低調,不出唱片的時候,你幾乎看不到她的身影。

只有她知道自己經歷過什么。

2014年,她的前公司艾回唱片提前一個月通知她,將撤掉中文部門。她本能地恐慌,“完了,沒有人要我了。”

就在那一個月,因為焦慮她脖子上長滿了帶狀皰疹,在一次排練中突然沒辦法呼吸,被送到急診,醫生說帶狀皰疹已感染了她的呼吸道。她只能讓自己放輕松,后來慢慢有唱片公司來接洽新合約,她這才一顆心落了地:原來愛聽我唱歌的人們還在。

就在那一年的5月,她召開記者會宣布正式加入索尼音樂娛樂公司。

六年過去了,在出了十余張唱片之后,她實力唱將的身份毫無爭議。就在簽約索尼的第二年,她被推上了著名音樂綜藝節目《我是歌手》的舞臺,音樂事業像一舉坐上了小火箭,她紅了,坐飛機開始被求合影,隨后開啟全球巡回演唱會。

但縱觀A-Lin的人生和歌手生涯,在烈火烹油的娛樂圈,她更像一個穩當的慢跑選手,不急不躁。哪怕在舞臺上,也毫無爆發的企圖。任憑外界風起云涌,她的生活和工作非常平穩。這看似傳統內斂,其實獨樹一幟。就像她所說,別人說我結婚生子傳統,但大家都不結婚生子,這反而不傳統。

時代在變,網絡大環境下歌手的成名更快,淘汰也更快。A-Lin也在讓自己做出改變:“變的是我的表達方式,以前發實體專輯,現在有更多元的呈現。”去年,她為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演唱了主題曲《有一種悲傷》,甚至在這部電影里客串參演,這對她是一次挑戰:“之前沒做過演員,只想一心把歌唱好。后來片方來約,我就想,既然合作,要唱主題曲,就要更了解劇情和人物才能唱得到位,我才去試試的。不是我要跨界做演員,也不是什么‘破圈’,我還是歌手,沒變過。”

女性的力量總是來自于她們的內心,A-Lin也一樣。這個樂壇不缺唱情歌的女性,若想唱得動情,能夠讓人記住,這是個難得的本領。沒有人懷疑這個女人的演唱技術,她在這一點上也充滿自信。“后來我開始命令自己轉變,唱歌過關之后,我要開始做新的嘗試。我才做了一張歌曲動感一點的專輯,我在MV里嘗試跳舞。我第一次嘗試做制作人,都是新的體驗。我想告訴自己,遵從自己的內心,說不定能發掘出更深的潛能。”

這個從小對著大海唱歌的女孩,如今不僅有了更大的舞臺,也在舞臺上更自由了。

4

黃麗玲

一次和解

我們在三里屯一家酒吧見面,面前的A-Lin說話輕聲細語,臺灣腔并不濃,言談間平實貼心,得體又大氣。

她有一種珍珠的溫潤感。

從小對著大海唱歌,她來自阿美族,跟張惠妹一樣是臺灣原住民。阿美族對音樂的熱愛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每年夏天都會載歌載舞舉辦豐年祭,唱歌是當地人表達情緒的最好途徑。在這樣的土地上滋生了一群能歌善舞的人們,她的父母也有演唱天賦,女孩A-Lin是聽著他們的歌聲長大的。

據媽媽說,A-Lin 3歲時就會跟著電臺里的廣告歌曲一起哼唱,也不怯場,六七歲的時候就會當著親友的面前大方表演。十三四歲的時候,同學們下課買飲料請她唱范曉萱的新歌,她成了大家眼中的明星。而還是中學生的她會在寒暑假去家附近的酒吧打工,只為能唱歌給更多人聽。

A-Lin生于平常人家,童年并不富有,于是唱歌成了她最快樂的事。16歲時,趕上學校舉辦歌唱比賽,A-Lin報名唱了林憶蓮的《至少還有你》,一舉拿下了第二名,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拿到獎牌。“我當時沒有欣喜若狂,我只是暗暗地告訴自己原來我真的會唱歌,我要當歌手。”

這樣的理想遭到了父親的反對。她的家庭里,爺爺和父親都是警察,父親也希望這個女兒繼續做警察。“我爸會勸我‘拿槍的女孩很帥’,我就還口,我說才不是,拿麥克風的女孩子才帥。”父親的反對讓少女A-Lin很不理解:“爸爸自己會彈吉他,我一些基礎樂理都是從他那里學來的,是他教我唱歌的,我以為他會因為有一個會唱歌的女兒驕傲,可真的要選擇這條路時,他竟然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湊巧,某一天晚上警察去轄區各個酒吧臨檢,爸爸正撞見酒吧舞臺上在唱歌的A-Lin,生氣撂下狠話:“如果你要當歌手,我就與你斷絕父女關系。”

A-Lin沒有被嚇倒:“沒什么比唱歌更快樂,我相信我的選擇。如果好好做下去,爸爸以后會懂我的。”

直到后來她真的成為歌手,父親沒有那么決絕,只是態度一直很淡漠。她發行第二張專輯后舉行了一場小型生日音樂會,A-Lin至今還記得,那是個很暗的舞臺,她站在臺上的光處,隱約看到臺下最尾端有一雙手。“那是我爸爸,他沒有告訴我,但還是來到了現場。他還是關心我的。后來我跟爸爸聊起來這件事,他說他最初反對只是怕我誤入歧途,被人騙了。當時很多新聞說一些星探都會向女孩伸出魔爪。”

至此,父女徹底和解。

到后來,她來大陸參加湖南衛視的綜藝節目《我是歌手》,某一場當她唱完《愛上你等于愛上寂寞》得了第二名,錄制結束已是凌晨2點,她還是激動地給父母打電話,并試探地問,要不要跟我一起在臺上表演。沒想到已經退休的父親毫不遲疑地答應了。

為了登上舞臺,父母花了很多時間練習,生怕給這個愛唱歌的女兒丟臉。那次他們在臺上演唱了張惠妹的經典歌曲《一想到你呀》,父母穿著傳統服裝,伴舞、唱和聲,舞臺上的A-Lin扎著高馬尾,光腳邊跳邊唱,這時候,她又回到了當年那個在故鄉親友的掌聲中縱情歌唱的小女孩模樣。很多人對這一幕印象深刻,在那一期節目的彈幕里,我刷到了這樣一條:有觀眾說聽到頭皮發麻,明明是一首快樂的歌,卻讓人感動落淚。

讓A-Lin意外的是,盡管沒什么演出經驗,那天站在臺上的父母卻一點兒不緊張,表現得非常自然。“那是我人生中印象最為深刻的演出,是我夢想中的樣子。我與親愛的父母一起演出,好像就擁有了整個世界。”

后來她干脆經常與父母一起工作。去年她利用假期帶上父母一起來到北京旅行,帶他們游覽故宮。再后來她在臺北小巨蛋開演唱會,也請父母作為嘉賓一起登臺。“我想告訴他們,如果你喜歡唱歌,就大膽地唱出來,與更多人一起分享。”

沒什么事比讓父母開心和驕傲更能讓A-Lin有成就感了。

3

黃麗玲

破繭而出

毋庸置疑,幾年前登上這檔綜藝節目是非常成功的,大部分大陸人認識這位歌手,正是通過《我是歌手》 的平臺。

A-Lin記得清楚,第一期節目播出后,在飛機上就有人認出她,還熱情地給她鼓勁:“你鐵定是冠軍,我給你加油。”還有機長熱情來跟她合影。

在舞臺上,她表現得非常冷靜。沒有過多的企圖心,也不炫技,穩扎穩打地唱好自己選的歌。不會為誰去迎合,也不會特地設置什么煽情的故事。“我是歌手,唱歌就夠了。”

“一些人希望我在舞臺上很霸氣,去吸引所有人,我要謝謝他們給我的期望??赡芤驗槲夜亲永锊皇沁@樣的人吧,在家里我是老幺,從小也不喜歡凸顯自己,而且在這個舞臺上一開始大家可能不太認識我,我也沒必要去刻意地要求所有人一定要記住我。大家希望我爆發一次,我想要的是靜靜唱歌,跟歌迷成為朋友。不爭不搶是個雙刃劍,是我的優點也是我的缺點。”

節目之后,她的事業坐上了小火箭,開啟了巡回演唱會,去到了很多以前沒聽過的城市。很多人拿她對標張惠妹,她搖了搖頭:“阿妹是樂壇最好的女歌手之一,是大多數人的偶像和榜樣。沒有人可以超越她,因為她就是阿妹,我只能超越我自己。”

A-Lin不屬于烈火烹油的娛樂圈,她簡單得像一只有夢的蝴蝶,只等待機遇展翅高飛。不多宣傳自己,不鬧新聞,早早結婚生子。認真唱歌,生活里也做好女兒、妻子和母親的身份,在工作與私人生活中穿梭,每個角色都能游刃有余。“我要感恩身邊人的幫助。我早進入婚姻,唱片公司給我這么多的空間,讓我每一年發專輯。歌迷朋友們也很支持我,有一些歌迷說,希望可以跟你一樣事業家庭可以兼顧。”

李宗盛把A-Lin的歌曲風格叫作“人妻經濟學”,大意是說她的歌曲中能參悟很多成家立業的女性的獨立意識。聽過幾首歌后不難發現,她的思維確實能代表很多當下的女性:“女人真的不容易,這個世界需要她身兼多職:女兒、太太、媽媽,又要工作,我覺得女性真的很偉大。我也很希望女性朋友多一些自信,我們真的不是以往那樣了,以前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個女性,現在是一個成功的女生背后是男人的支持,我們真的很重要,開始受到關注。很多我們自己的夢想,其實最終都是靠我們自己去創造實現的。”

2017年她發行了同名專輯《A-Lin》,打破一貫的苦情歌路線,多了熱辣舞曲,也嘗試編曲制作,轉型唱跳歌手。最直接的,她剪短了多年的長發,留起了更利落的短發。這也源自她的一位小歌迷得癌癥剃光了頭發被同學取笑,小歌迷很剛地說,“誰說女生一定要長頭發?”這讓A-Lin感動:“我們為什么要在意別人的眼光?”

她的野心是什么?

A-Lin笑了:“做更好的自己,雖然可能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1

黃麗玲

完美人生

所有的挑戰都不一定會一帆風順,《A-Lin》這張專輯在豆瓣上的打分并

不如她之前的專輯高。

我問到了她這個問題,她并不在意,“音樂不是可以打分的東西,只有喜

完美人生

所有的挑戰都不一定會一帆風順,《A-Lin》這張專輯在豆瓣上的打分并不如她之前的專輯高。

我問到了她這個問題,她并不在意,“音樂不是可以打分的東西,只有喜歡和不喜歡。我在做這張專輯的過程真的很開心。我只是想要表達我的音樂理念,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這是我想與更多人分享的我當下的態度,這是一個我變化的過程。我知道我在進步,在挑戰,這就夠了。”有趣的是,兩年之后,當各個視頻軟件興起,抖音快手等年輕人愛玩的平臺不斷有人翻唱她這張專輯里的歌,讓她頗感欣慰:“可能我的歌像酒,要先放一放,慢慢醞釀出味道,大家覺得好像還不錯。我覺得這是蠻酷的。”

影視也給她帶來了更多關注。說起有次到柬埔寨演出的經歷,她分享了一個這樣的故事。“有位歌迷說很喜歡我,我問他是不是華人,對方說不是,就是柬埔寨人,是從《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認識的我。”

“我還要繼續改變,還要讓自己變得更不一樣。有勇氣嘗試,有力量改變,有信念進步,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我總是覺得,這樣才能讓自己的音樂永遠年輕。”

做歌手做演員都是辛苦事,正籌備巡演的她一直在健身,努力背歌詞。有一次她去看了張學友演唱會:“歌神已經50多歲了,但看得出,聲音和身形都保養得非常好,年輕又有活力。那場演出我站在非常高的地方,一直觀察周圍有沒有字幕機,沒有,反而只有給歌迷看的那塊屏幕才有歌詞。”50歲的張學友很認真投入到表演演唱上,A-Lin也要這樣。

“在家的時候我會更多地陪伴家人,也會與朋友聚餐,享受自己的人生。若是在發片期間或者通告集中的時候,我可能會好久見不到他們,那時候的我也不會寂寞,有音樂陪我。我是覺得,這兩種生活加在一起,才是我想要的完美人生。”

在接受我們采訪的前一天,A-Lin剛發布將開啟《Passenger 旅.課》世界巡演,《Passenger 旅.課》來源自同名歌曲《旅.課》。

這個來自臺東小村的女孩,從小就很期待坐長途飛機,羨慕同學可以去各種漂亮的地方,終于到23歲時才第一次坐飛機。而現在,三十幾歲的她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飛行。“人生每一場旅行你一定會成長,那一定就是一個課程,會有所領悟。我想把這些收獲采集在一起,記錄在我的音樂中。我想表達的是我經歷過這么多,我得到了什么。”

就像她在歌曲里所唱的那樣:“旅程還遙遠/沿途風景如詩變遷/旅途回到起點的時候/你殘留在時光里/我奔走在歲月中。”

女人的成長就是這樣,總是伴隨著夢想,展翅飛翔。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 排列3走势图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甘肃11选五推荐任五 五分彩是什么套路 爆中3组平特三连肖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上海快3是国家彩票吗 贵州十一选五彩票第二三 在线配资哪家好 正好网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