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Cindy | 我要做明星

2020-04-30 來源:時尚先生
她出道就被叫作C皇,她是一個造型就能登上微博熱搜的平民偶像,她是不在意別人評價的小姑娘,她能理智地分清明星和偶像,她是亮相時裝周T臺的寵兒,她站在《吐槽大會》的舞臺也完全不怯場。她是20歲就被所有人認識和記住的幸運兒,她是Cindy。

3

Cindy

Q&A:

你最近是不是瘦了很多?

Cindy:瘦了一些,差不多十幾斤二十斤的樣子。

怎么做到的?

Cindy:少吃飯嘛,能不吃的就都戒掉了。

為什么突然決定要減肥,是在意別人的評價嗎?

Cindy:也不是。我看到網上有人說我胖又丑,我就想,我不覺得我丑啊,要是覺得我胖的話,我瘦一些不就好了嗎?其實我也想看看自己瘦一些會是什么樣子。

我還聽說你走秀了是嗎?

Cindy:在時裝秀上算是試了一次,這是我第一次嘗試走上T臺。真羨慕模特的大長腿啊,人家腿長,走得快,你腿短,顯得傻,同樣一件衣服,人家穿上到膝蓋,你穿上到腳腕兒,這就是買家秀和賣家秀的區別。沒辦法,跟人家專業模特有差距,所以我這個業余的先出來走呀。

感覺怎么樣,小姑娘?

Cindy:開始之前確實有點兒緊張,我回頭一看,身后齊刷刷的一排大長腿高個兒模特,我還問了她們,我說你們都是怎么走T臺的呀?她們說你別想別的,就是兩只眼睛往前瞅著,心里想著一句話:我最酷,我誰都不怕,誰都不在乎,就對了。

秘訣有用嗎?我看大家對你首秀的評價還不錯。

Cindy:其實是圓了我的一個夢,之前只在電視上看過這樣的場面,覺得模特真好看啊,她們走臺的時候,頭發都一飄一飄的,我一直也想問問她們,到底有什么秘訣走成這樣的,結果她們就送了我這么一句話。

通過這次的走秀學到了什么嗎?

Cindy:覺得干什么都不容易,還有就是我最酷。

最近一段時間在忙什么?

Cindy:要不是等著拍你們雜志,我早就可以回家過年了。你知道嗎?我人還沒回家,就有人跟我要年貨了,我沒過門的表嫂問我要口紅,因為有品牌送我口紅。

那你就分她一支唄。

Cindy:我為什么要分她,她自己不能買啊,非得從別人那里拿免費的啊。再說了,不是我小氣,她又不化妝,她要口紅干嗎,就是虛榮唄,這個我可沒法支持她。

你就這么拒絕你表嫂?

Cindy:那怎么啦,她還沒過門呢。

4

Cindy

你是個很倔的女孩。

Cindy:你知道我媽怎么說我嗎?她說你見人一定要多笑,你不像我,像你爸,你那個臉一看就不好惹,嘴巴往下一耷拉,跟誰欠你八百萬似的,你不多笑笑,人家誰愿意跟你交朋友???我心里頭可不這么想……我覺得我就像她。我媽不笑的時候,站你面前不說話,你肯定覺得她很兇,我很多朋友都很怕我媽。

家里教給你最多的一句話是什么?

Cindy:讓我多跟別人學習,凡事多靠自己。

你最近學到了什么嗎?

Cindy:音樂方面我還在聽,也在看一些人的演出。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公司不會給我們安排太多的訓練,在演出前一兩個月才給我們安排集訓,反正隨便吧,我平時自己也在看,多聽別人歌啊,多看別人演出的表現啊,雖然我覺得我看了也沒有人家做得好。

你吐槽能力很強嘛,你真的適合去參加吐槽大會啊。

Cindy:得了吧,我最會吐槽的是我自己就是了,你見過我這樣的藝人嗎?

可是我聽說現在的很多年輕人都把你奉為偶像呢!

Cindy:你一說這個我想起來了,我之前看到還有報道說什么我是被星探發掘才出道的,我當時都驚呆了。我這樣的臉能被星探發現,星探得近視多少度???

你又開始吐槽自己了……那你怎么看待你自己和你的隊友們的自身條件?

Cindy:我就是個普通女孩,長得也不像是特別精明的樣子嘛,其實我們三個(3unshine組合三位成員)都挺傻的。三個人社會經驗都不足,都是想法很單純的那種,你說Dora看起來挺清秀的?哈哈哈,清秀跟傻不矛盾呀。

那唱歌水平呢?

Cindy:這么說吧,我那首單曲錄了五六次才發,為什么?你想想,我剛來北京的時候,那唱功差得啥樣啊,公司也是被我折磨得快要崩潰了。一首歌唱得要感情沒感情,要音準沒音準的,那不得一遍一遍地翻唱、重修???

這首歌就是《不正確的審美》?

Cindy:對,這是2016年我們公司安排給我的歌,我當時太小,也不懂什么樣的審美算是不正確,接下來這首歌的時候覺得自己既然想做藝人,就要聽公司的,按照公司打造的定位來做個嘗試,畢竟人家是專業的,會裝你,會給你做一個合適的風格。

歌詞里寫的是“什么真什么/什么善惡是非美的丑的/全都給我分清了”,還挺霸氣的。

Cindy:審美這個詞本身就是一個很難界定的詞語,我舉個例子:如果有一件衣服是大牌,貴,漂亮,所有人都覺得是好看的,但是穿到你身上不適合,那它對于你來說就是不好看的;但是如果有一些別人不怎么嘗試的風格,我嘗試以后覺得挺合適的呀,那對我來說就是好看就是美,你覺得我說得對不對?

2

Cindy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選對的不選貴的。

Cindy:不過有時候貴的也有道理。你看這張照片(指《不正確的審美》的封面照片)就很貴,當天把我打扮了一通,整張臉和上半身都包括在白色蕾絲里,衣服是訂做的,蕾絲是服裝師自己縫制的。這張照片也老貴了,一萬多塊一張呢。不過我就覺得它值得,因為它是屬于我的,完全記錄了當時我的樣子。丑小鴨也要變成白天鵝。

我看你自帶了妝發師,是對你的妝發有什么特殊要求嗎?

Cindy:我不會給她限制,只是因為熟悉才愿意讓她來幫我化妝。

不會覺得你的妝面有點兒濃嗎?

Cindy:我挺愿意嘗試新的造型的。之前我因為弄了花苞頭造型上了熱搜,很多人覺得好雷人啊,也有人覺得漂亮。我覺得是這樣的,任何一個造型你不要著急先說不,要有一個接受的過程。要使勁看,從頭看到尾,實在接受不了,那就有點兒雷人。

這么天馬行空的試,有過失敗的嗎?

Cindy:最不成功的嘗試……我想想……應該是有一次圖新鮮試了一個“臟臟妝”,就是很多東西往臉上涂,最后我的臉就過敏了。

你最介意自己妝面的哪個細節?

Cindy:睫毛要貼得厚一點,顯得眼睛bling-bling的,很有神。不過有時候自己在家照著鏡子覺得其實不貼睫毛也OK。怎么說呢,貼是一種美,不貼是另外一種美。

講講你當時為什么就決定出道了?

Cindy:其實是個被動的過程,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啦。那時候在我老家,幾個高中女孩打算參加我們小城的一個比賽,需要一起報名,報名又需要合影,我們幾個就去拍了一套寫真,拍完又沒參加比賽。過了段時間,那幾張合影突然就在網上火了,一群人說“長成這樣也好意思參加比賽啊”我就想,憑什么啊,我們是普通女孩,我們就不配做明星嗎?沒有走上臺的資格了嗎?不行,我就要讓他們看看。

后來呢?

Cindy:也要感謝那些被發在網上的照片,真的有經紀公司來找我,說愿意跟我們簽約也愿意幫我們提供藝能培訓。我們當時就是憋著一口氣來的北京。

在此之前,你眼里的明星是什么樣的?

Cindy:我從小不愛出風頭,從來不上臺講話。我又不是班長又不是第一名,上臺講什么?明星在我的概念里就跟我分屬于兩個不同的平行空間。后來大概念四年級的時候,聽到同學都在唱《最美的太陽》,我才知道了張杰是誰;上網看到蔡依林穿著白色木耳邊抹胸禮服裙出席活動的照片的時候我才第一次想:原來明星就是這樣的啊,好厲害。

進入演藝圈那年你還是個中學生,當時對成名有什么想法嗎?

Cindy:我的想法就是:我不要跟別人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干嗎要讓自己變成大多數那樣呢?至于別人希望你是什么樣,那就更不用在意了,別人今天想讓你這樣,明天想讓你那樣,變來變去累不累?而且我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那我就不是Cindy了,也不會開心。與其這樣,那干嗎不做自己,讓自己舒舒服服的呢?

如今做這行四年,最初的夢想變了嗎?

Cindy:坦白說哈,我掙的錢不多,但是交到了一些圈外的朋友,有舞蹈班的同學,也有參加活動時認識的普通人。我叫她們姐姐,她們看我可能也就是一個來北京工作的小妹妹。有點兒小情緒的時候,我會跟她們聊聊,她們也會幫我或者陪我聊天。這讓我覺得當年有點兒沖動地走上這條路,也不是一個多糟糕的選擇。

成名到現在,你的生活有了什么本質上的變化嗎?

Cindy:前幾天我睡不著,就在想自己??赡芪沂且粋€很容易被說服的人吧,最早做網紅出道,然后跨界做模特走T臺,也會上《吐槽大會》說脫口秀,去看偶像的演唱會,開場前被其他觀眾起哄說“Cindy上去唱一個”,這些都是我入行的時候沒想過要做的事情,真的輪到自己上場前,我不會怯,還會有點兒小興奮、小激動。

1

Cindy

你是個在意錢的人嗎?

Cindy:女人還是要養活自己的?;▌e人的錢,男人的或者是爹媽的,都可能會越來越底氣不足,不如花自己掙的錢來得踏實。我是覺得能自力更生,干嗎非得伸手問別人要錢呢?

當時你是因為負氣進入這行的,現在你還是會被很多人品頭論足。有些人給你一些不友好的評價,你怎么看?

Cindy:剛開始誰也受不了啊,我也哭過,覺得委屈,心說你也不認識我,怎么就對我這樣惡語中傷?后來發現他們說來說去就那幾句,也沒新詞兒。我就想明白了,別人只是在屏幕的另一端打字,我可以選擇不坐在電腦的這一端看著傷害從天而降?,F在我基本不看不聽這些了,有這個時間學點啥不好?

你現在想學的都有什么?

Cindy:我最想學拉丁舞!我之前看那些視頻上的小孩在跳,覺得還挺可愛的,老師一跟他們說“表情豐富一點,氣勢上來一點”,一個個的小眼睛里都殺出了刀子,學著大人狂野的樣子,小表情飛起來,有點兒意思。探戈我也看過,感覺這個舞種吧,特別有利于找對象,但是我現在還不著急這事兒。我得趕緊進步啊。

怎么了?有危機意識?

Cindy:我老板總批評我生活里穿得太隨意,我自己平時喜歡穿得花花綠綠、五彩斑斕,但是我們老板就覺得這樣不好。我覺得他理想中的Cindy應該是豹紋大衣、高跟鞋的那種感覺,但我覺得那樣才不像我呢。后來我學乖了,基本上跟他見面就穿黑色,他果然就不說我了,但我又不高興了:我才20歲啊,干嗎要穿得跟黑寡婦似的,穿一些凸顯朝氣的顏色多好呀。

那你可以跟他說嘛,溝通一下就會互相理解。

Cindy:我不,我能明白他給我提要求其實是為了我好,我也想試著給他看看,我按照自己的方式來做也一樣是個出色的女孩。

整個演藝圈都算下來,誰是你的偶像?

Cindy:蔡依林要算一個吧,從《看我七十二變》那時候我就喜歡她。以前別人就覺得她是個甜甜的可愛小女孩,但她懂得改變自己,能夠引領潮流審美。我也喜歡她最近的這張專輯《怪美的》,造型看起來都很夸張,但一個比一個有個性。很多女孩子都沒有這樣的勇氣,她真的很棒。

今年是你的20歲,你怎么看待這個年齡?

Cindy:20歲是個坎兒啊,這代表著我應該徹底走向社會了。按照上一輩人的想法,我們30歲就該結婚了,不過這是他們的意思,我可能30歲還沒有男朋友……等我結婚時,我可以用自己的歌當背景音樂,有電音、朋克、搖滾都行,哈哈哈,我喜歡這種很酷很個性的婚禮。

最后一個問題有點兒深沉,你怎么看待明星和偶像這兩個概念?

Cindy:我明白你說的意思,我的目標是明星而不是偶像。我覺得明星聽起來就比偶像高級,是熠熠放光,自己就能發射出熱量的那種人。做偶像很累的,要有粉絲的吧,一舉一動都要小心翼翼,我才不要呢。別看我現在沒什么粉絲,簽名也不值錢,但是我還是想當明星。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全天号 浙江6 1走势图 股票配资浙嘉配资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江苏快三的玩法技巧 浙江6+1蓝球中 股票行情300057 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解 申购和认购的区别 pc蛋蛋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