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呂聿來 | 文藝青年的舒適圈

2020-03-30 來源:時尚先生
從三大國際電影節走過之后,呂聿來沒有局限于“文藝片男演員”的舒適區,嘗試過不同的表演狀態,也體驗過編劇和導演的職業經歷?!稌r尚先生Esquire》 和他好好探討了理想生活和舒適圈那些事,或許不用刻意跳出舒適圈,把它不斷擴大就好。

3

呂聿來

Q&A:

Esquire:你演了十幾年電影,這兩年開始參與劇集,為什么?

呂聿來:對,這兩年拍了兩部劇,《失蹤人口》和《摩天大樓》。我之前很少看電視劇,最近開始看,發現很多特別好,質量越來越好。五六年前或者十年前,大家好像覺得演電影和拍電視劇不在一條水平線上,拍電視劇的就演不了電影,但現在沒有那么涇渭分明了,大家更在意這個項目好不好,有沒有自己能夠發揮的地方。

Esquire:這好像漸漸成了一種趨勢。

呂聿來:對,全世界都這樣,很多之前只演電影的演員現在也演電視劇,把劇的水準拉高很多。

Esquire:人才倒推行業的進步。

呂聿來:對,而且很多拍電影的導演也開始拍劇,我導演系的同學也有拍電影的,也有拍劇的,都做得特別好。所以我覺得,有合適的機會我也愿意演劇。

Esquire:接到《失蹤人口》的時候,你是怎么衡量這個劇集的?

呂聿來:我看劇本就很喜歡,是之前很少看到的那種,里面含了特別多的內容。那個劇本是我中戲的師弟寫的,他之前一直是編劇,一個類型寫得多了,很容易被定型嘛,等到他好不容易第一次自編自導,就想證明自己什么都能寫,所以在《失蹤人口》 的劇本里放了好多東西進去。

Esquire:不會干擾主線嗎?

呂聿來:這就是他厲害的地方,《失蹤人口》的主線是懸疑,但是里面又有科幻,又有愛情,又有破案,最開始還有一點點古裝,還有年代的部分,可是一點兒也不覺得干擾,你就被那條主線一直在牽著。

Esquire:拍劇的節奏可比拍電影快了不止一點,適應嗎?

呂聿來:對,經常覺得還沒拍夠就拍完了,沒辦法,你得去適應。

Esquire:你的處女作《孔雀》是哪年拍的?

呂聿來:2003年拍的,已經過去16年了。

Esquire:所以,你在《孔雀》之前是沒有任何表演經驗的?

呂聿來:對,一開始真的是完全不會演戲,基本上都是本能或者導演給你的東西,自己的東西真的很少。我覺得表演這個職業,經驗真的很重要,演多了之后,你自己會去找一些東西。

Esquire:拍《孔雀》的時候,你在中戲念戲文系,當時想當演員嗎?

呂聿來:沒有想,是劇組找我去試戲、試鏡。其實我們戲里的三兄妹都不是表演系的,演哥哥和姐姐的演員是導演系的,我是戲文系的,當時劇組只是想找適合角色的人。

Esquire:現在這樣的選角方式也很少了吧?

呂聿來:對,不可能有,而且我們那時候光去試角就試了很久,大概有一個月。

Esquire:這一個月里試了幾次?

呂聿來:很多很多次,是一個很繁瑣的過程,第一次去只是跟導演見一面,看你的外形是不是合適,第二次再叫你去看看劇本,跟你聊聊天,再后來讓你學方言,因為戲里要講方言,同時你還得去學乒乓球、手風琴,因為戲里要打乒乓球、拉手風琴,當時姐姐也沒有定張靜初,有很多的備選,你要跟不同的姐姐去搭戲,她們也會跟很多的弟弟搭戲,還有爸爸媽媽的備選演員,搭來搭去,看哪幾個搭起來像一個家庭。

1

呂聿來

Esquire:投入的工作量真不少。

呂聿來:真的,試到后來,我都覺得怎么還不定。試一個戲見過了好多好多人,真的是只屬于那個年代的方式。

Esquire:拍了《孔雀》以后,你覺得自己要當演員嗎?

呂聿來:沒有,我其實不是一個特別有理想的人,拍完就回去上學了,因為《孔雀》耽誤了很多時間,中戲又很嚴格,我還留了一級,要把那個時間補回來。畢業之后就寫劇本,兩年后《孔雀》上映了,開始有導演找我演戲,慢慢地就一直在演。

Esquire:在做演員的這些年里,想回去當編劇或者當導演嗎?

呂聿來:一開始沒有。當時每年拍兩三部電影,差不多半年在拍戲,剩下很多時間是閑著的,二十幾歲沒事干,就開始焦慮。而且大部分都是找我演文藝片,到2008年,柏林、威尼斯、戛納三大電影節都去過了,可能在80后演員里算比較少的,就覺得演文藝片沒有太大的挑戰性了。開始想做點別的,要不然就自己導吧,那就得專業學習一下,又去考了北京電影學院的導演系研究生。

Esquire:有一種說法是,文藝片不需要演技。

呂聿來:對啊,一說就是文藝片全靠感覺,不用演技。但我覺得不是這樣的,文藝片的表演經歷給我打了一個特別好的基礎,鍛煉的不是表面上的演技,而是體會角色更內心的東西,當你演一個有內涵的角色的時候,這些其實更重要。我現在去演一些商業的影視,導演們也很喜歡的,覺得你是一個很投入的演員,能夠給他很安全、很放心的東西。

Esquire:導演系研究生畢業之后,你的第一部長片《桃源》為什么來得那么晚?

呂聿來:我2013年畢業,2017年拍《桃源》,算快的了。你看我們班那個文牧野,他比我還晚呢,2018 年才拍《我不是藥神》,但是他拍得比較好。哈哈。

Esquire:就導演身份來看,你的表達欲強嗎?

呂聿來:不太強,很多導演第一部片子都是跟自己有關的,但我可能覺得自己成長經歷太普通了,沒什么可講的,所以《桃源》是改編的小說。

Esquire:你身上同時有演員、編劇、導演的職業身份,它們之間會相互影響、相互幫助嗎?

呂聿來:按道理說應該是的,別人也會這么覺得,你又會演戲,又拿獎了,你又學編劇,你又學導演,你應該很厲害吧。你有編劇的思維,有導演的意識,你拍戲的時候是不是跟演員很好溝通之類的。

Esquire:事實上呢?

呂聿來:事實上,拍攝現場還是特別多變的、特別臨時的、不是那么常規的,每天都會面臨新的、不一樣的狀況發生,你要臨時去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這是個考驗。特別是第一次做導演,對很多局面是沒有經驗的。

Esquire:你有過瀕臨崩潰的時刻嗎?

呂聿來:這個還沒有,我不是那種容易崩潰的人。我以前演戲的時候特別較真,可能跟自己剛剛進入這個行業接觸到的環境有關系。那個時候他們都很較真,像顧長衛導演他們,每一個鏡頭都要做到理想狀態。

Esquire:你會覺得這個行業應該是這樣的?

呂聿來:對,我可能受到一些無形的影響,就很容易跟自己較勁,一定要達到自己的理想狀態。我記得差不多十年或者八年前,電影家協會頒一個新演員獎給我,要寫感言,我就寫演尹麗川導演的《牛郎織女》結尾的時候,我要在船上哭,之前自己準備了很久,但是拍的時候沒感覺,怎么樣都不對,最后導演放棄了,跟我說“算了算了,你別哭了”,那個打擊特別大。

Esquire:是今天不拍這場戲明天再拍,還是干脆就不拍了?

呂聿來:不拍了,因為沒有機會拍第二次了。最后電影里就沒有哭了,截了前面做成結尾。我就寫當時怎么沒有完成好,寫小學生作文一樣。這件事影響我很久,一直回想。慢慢到后來就知道,其實很多表演還是要用技巧的,那個時候真的每次都掏心掏肺地演。

Esquire:你之前分享過,導演處女作《桃源》表達的是大城市和小城市的差異、夢想的實現、生活中的失意,這些是你一直感興趣的主題嗎?

呂聿來:我看原著小說的時候就有很多感同身受的部分。其實我們這一代人很多從小城市到大城市,小說里幾個人物就像我的同學或者我自己,如果我沒有來北京上學,可能我就一直生活在老家,跟小說里的某個人一樣。但是不管在哪兒,大家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然而這個過程是千差萬別的。這個特別觸動我,也是我想在電影里表達的。

2

呂聿來

Esquire:有人喜歡電影就是因為可以從電影里看到人生的不可能。

呂聿來:對,電影就是給你看人生的可能性,你沒經歷過的,你想要的,以及你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的那些部分。

Esquire:有人喜歡電影類似做夢的沉浸式的體驗,比如喜劇讓人忘記所有現實中的煩惱,開心兩小時,但是也有人希望電影接近現實,你怎么看?

呂聿來:我覺得這沒有什么矛盾,哪種類型都可以是好電影。一部好的電影里要有一點真的東西,所謂真的東西不一定是現實的東西,而是真誠的東西。哪怕是一個夢,你能感受到那種真。這就是我們最初被電影打動的原因,你在里面感受到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種人生,它是真的。但是現在要做到這樣也很不容易,不要說電影,可能今天大家面對自己的生活,有時候都忘了自己最初要的到底是什么。

Esquire:你最初是怎么想到去考戲文系的?

呂聿來:我高中畢業那一年,剛好中戲去成都招生,有一個已經考到電影學院的師姐告訴我這里有機會,建議我去試試看,我就去考了。加上中學的時候就比較文藝吧,喜歡寫東西啊、做廣播站之類的,就考上了。

Esquire:當時已經有志從事編劇工作嗎?

呂聿來:不是,以前不知道的,考上之后也不清楚戲文系是教什么的,我們中學的老師也不了解,家長也不了解。我是學了之后才發現自己特別喜歡。

Esquire:你之前說自己挺喜歡“文藝”這個詞,現在你依然覺得文藝是一種不錯的生活狀態嗎?

呂聿來:對,在我看來,文藝就是自己過生活,人總需要一點這樣的空間。但是呢,文藝需要消耗的,需要一個支持系統,首先要有閑,最好還有錢。當然有錢有有錢的文藝方式,沒錢也有沒錢的文藝方式,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花費時間、精力或者金錢,你愿不愿意去為自己創造這個空間。

Esquire: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樣的?

呂聿來:我現在總是試圖讓自己對生活滿意。我以前非常擰巴,身邊的朋友總勸我,說你要把自己從舒適圈里面推出來,但是我走到現在反而覺得,能夠找到讓自己舒適的那個圈是很重要的、很好的一件事情。

Esquire:能夠一輩子活在舒適圈里,也是一種幸運。

呂聿來:對,這不就是你最開始想要的生活嗎?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 陕西11远5遗漏一定牛 网络捕鱼吃分原理 qq游戏欢乐麻将 我在捕鱼大师输了100万多 四人麻将 德甲积分榜2018一2019 山水云南麻将麻将下载 股票融资涨还是跌 幸运赛车破解 德甲多特蒙德对拜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