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朱婷 | 拼搏,再多一點從容

2020-01-13 來源:時尚健康
在土耳其留洋三年后,朱婷回國了:身披五號球衣,加盟天津隊。世界杯十一連勝奪冠的榮耀,能否在12 月3 至8 日在浙江紹興舉辦的女排世俱杯上重燃?2019~2020 排球聯賽戰火持續,11 月29 日,25 歲生日之際,她的愿望依然劍指勝利……

1

朱婷

清早八點,一輛大巴車開進天津人民體育館。門前的廣場上,大爺、大叔們打著籃球,身手矯??;大媽們身穿紅色衣衫,自在地跳著舞、踢著毽子;萌娃則在被大人領著姍姍學步;一個滑板少年從眼前快速掠過……

室內,橡膠鞋底與地板發出的摩擦聲回響在空曠的場館里。座位上放著隊員們的各式用品,水壺、毛巾、膠布、泡沫軸。墻上掛了一面五星紅旗,格外醒目。朱婷在隊伍里很搶眼,跟隨助理教練做著熱身運動,墊球跑、夾球跑,都是她們每天必練的技能。接下來是可以觀摩的分組對抗賽,她大部分時間都打在后排。

訓練的氣氛相對輕松,但節奏還是很快的。球直接拋給一傳,免去了發球環節。打飛的球滾落在賽場四周,再被一一撿回來,扔進排球車里。朱婷和外援胡克爾被分在了不同的組別,哪邊兒輸了,就要倒地滾上兩圈兒。剛來天津女排不久的她,正在適應環境,“變化不大,最熟悉的是排球,還有幾位國家隊隊員”。

不同的是訓練方法。“和國家隊不一樣”,朱婷說,“每個教練的順序不一樣,比如先練發球,再練進攻,長期接受這個流程后,換一個隊,先練防守,這一調就需要適應。”就像剛開學換了課程表,她也要調整、習慣,“排球是多變的,如果自己一直變,就有很多不確定性,而我喜歡循規蹈矩”。

11 月29 日,她就滿25 歲了,并不覺得這是個人生節點。“亞洲的女排運動員,27 歲是個檻兒。過了巔峰,狀態會有所改變,不像歐美球員一樣可以打到30 多歲。”她也將27 歲視為一個難關,但之前的想法沒有改變——打三屆奧運會。“不想那么遠,打好一天算一天”!

5

朱婷

2019 年關鍵字總結:博

過去的一年,朱婷用一個“穩”字總結。穩才可以定軍心,定大局。努力向上攀爬的過程中,她想“慢著點兒”,像賈平凹的一本書一樣,愿人生從容。而揮別2019 年,她還想寫個“博”字去形容。“今天腦子里蹦出來這個詞。十一連勝,世界奪冠,坐花車,大家都喜愛女排,我覺得挺不容易的。”這兩年,她進攻穩定,防守增長。國內聯賽第一場,對陣老家河南女排隊,就像足球明星轉會后,破老東家門時不慶祝一樣,這場比賽她只進攻了9 次。但防守上卻相當嚴密,11 次一傳只有1 次失誤。

到天津女排報到前,她就知道這里是郎平的故鄉,但沒有刻意往這方面想。很多人將她們師徒作比較,朱婷也沒放心上。郎指導很少說老女排,更愿意講黃金一代。“在指導大賽時,或者在關鍵時刻,她偶爾說起從前打過的比賽,給我們一些經驗,不要犯同樣的錯誤,平時真的很少講。”

大家平時聊天時間不多,有也是在大巴車、飛機上,說說最近遇到的問題。今年國慶參加群眾游行,女排隊員登上花車,候場時她們才知道,這已經是郎平人生中的第二次了。1984 年女排奪得奧運冠軍,在國慶典禮上也享受到此殊榮,穿過天安門廣場歡呼的海洋。女排精神就此開啟,激勵了一個時代。

當年老女排講究“三從一大”,從嚴、從難、從實戰出發,大運動量訓練。每個隊員一個上午要發好100 個球,扣好200 個球,墊好300 個球 。朱婷2008 年進入省隊,兩年后進國青,很快就趕上了科學訓練。當年的大力量、大杠鈴已經很少用,“我就練一些壺鈴”。隊醫、康復師、體能師,也陸續跟進,“我們在北京訓練的時候,還有康復中心”,笑稱自己比較健康,“很少去做康復,要繼續保持。”

2

朱婷

場上:節奏快,場下:慢慢來

今年的女排世俱杯比賽上,朱婷還要迎戰一個老東家——土耳其瓦基弗銀行隊。在國外打比賽的那三年,好像讀了個研究生,見證世界排壇的新格局、新打法。“國外是怎么訓練的?想象的跟看到的不一樣。我的隊友拉西奇,她的刻苦是很執著的,定下了技術目標,就一點一點做下去。”

國內外的理念有很多不同。有的希望強項更強,短板慢慢來,不著急;有人想加強短板,也要先保持住優勢項。“不同方法適合不同的運動員,有時候也很難全面,比如:一個防守隊員,你讓她去扣球,身高不行。”朱婷一直希望自己更全面,所有人都在研究她,要不給對手留弱點。

7

朱婷

在土耳其的三年,她改變最大的是性格。“以前,見人不愛說話,她們都說我挺冷的,現在要好很多。”當地人流稀少,街道清靜,方便四處走走看看。尋一家咖啡廳,她可以坐很長時間??磿?、看電影,或者陪隊友聊聊天 。“打排球是很快的,能慢下來的感覺很好。”身邊配了私人營養師,她有樣學樣,會做土耳其風味卷餅,能切出寬窄均勻的土豆,還試做過“沒有雞蛋的灌餅”。西餐也越來越能接受,以前她是不吃奶酪的,后來見到沙拉里撒的干酪,會一筷子吃下去。

在天津,如果有時間,她想出去走走,熟悉這座城市。五大道、意式風情街、濱江道,還有風格獨特的“瓷房子”,可她走到哪兒都很顯眼,人們又太熱情。國慶,看開心麻花的話劇,她一進場就被認出來。“現在也沒時間到處走,一來就備戰聯賽,日程比國外還緊。后面有女排世俱杯,對手的錄像還要看。”這種感覺,特別像到了一個地方就發裝備、給子彈,明天就要上戰場。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