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 >

錢莊 | 安撫焦慮的心靈捕手

2020-01-03 來源:時尚COSMO
KnowYourself 是國內知名的心理科普品牌,CEO 錢莊創業四年的最大感受卻是“心理學沒有那么了不起”。過去她對這個學科有一種近乎迷信的崇拜,站在科學的制高點上看,只有從心理學中獲得康復才更了不起。但人可以從很多途徑獲得修復力,可以是星座,可以是聊天,沒有誰比誰更高級。了不起的不是心理學,而是每一個人獲取幸福的意愿和能力。

1

錢莊

KnowYourself,認識你自己,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的這句箴言,幾千年前就被刻在希臘德爾斐神廟的石碑上。在國內一部分年輕人的認知里,它指向的是一個讀起來像論文,但又極具感染力的心理科普自媒體。每晚它會向微信平臺的500多萬訂閱用戶推送心理科普文章,分享自我成長、情緒壓力、親密關系、社交心態以及一切能戳中當下年輕人痛點的議題,那些在一代人成長過程中被忽視的郁結與傷痕由此得到了正視、剖析、撫慰和化解,他們用陪伴、啟蒙、覺醒等一系列治愈系的詞匯去形容這個樹洞般的存在。

KnowYourself的創始人錢莊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臨床精神衛生專業的碩士,她代表了年輕一代從海外學成歸來的心理學從業者,如何將自己受益于心理學的自我探索型生活方式,推介給更多的青年群體。KnowYourself像是被他們握在手里的鑰匙,一路摸索著,嘗試打開通往內心世界的大門。

一個優等生的自我覺醒

如果遵循一個有志于學術的優等生的成長路徑,創業原本不在錢莊的人生選項里。

學生時代她是外人眼中的“別人家孩子”,成績拔尖、家境優渥、長得漂亮,是能在學校大大小小的活動里出盡風頭的類型,但這些片段在她的記憶里并不鮮亮。風光背后的代價是,偶爾風頭過盛,會遭受同學的孤立和排擠;家庭對她的管束密不透風,經歷了與父母爭取自由的漫長拉鋸。“ 一直到高中我都不能自己出門,放學了要是沒有按時回家,我媽就會焦慮地給老師、同學打電話到處找我。” 經商的父親甚至為她預設好了人生路線,沖擊名校,畢業從政。

這種壓抑觸發了她對不自由的敏感,從小她就會“叛逆”地向父母宣告,“我有權利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對自己的認知是一個非典型的好學生,“我只是成績好,但心理狀態不是很好”。高中錢莊從浙江轉學到上海,開始接觸心理課,自學北大的心理學教材,第一次感知到人性的幽深和奇妙。16歲時,在老師的推薦下,錢莊接觸了第一位心理咨詢師,這種自我反思的生活方式很適合腦子里總是想法不斷的她。只是,交流并不總伴隨著治愈,因為回溯意味著把創傷再經歷一遍。她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在心理學里書寫也是療愈的一種方式。“把一些難以表達的混亂情緒變成可被表達的文字,過去你無法掌控的東西就變成了可處理的,這在心理療愈的過程里叫結晶化。”

沿著優等生的路徑,錢莊考去北大,留學常春藤名校,追求的標準是“什么最好我就要什么”。直到去哥大念碩士,發現身邊的很多同學都有工作經歷,“他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行業,思考過需要在這個行業有一個Master(碩士學位)才來上學,但我不是,我是被社會洪流推著走的,當時我在申請博士,但我不知道為什么讀。我一直都在上學,在碩士畢業前,都不知道市場上別的就業崗位要做什么。”

錢莊修讀的臨床精神衛生專業要求學生每周上兩天課,三天在臨床治療機構實習。她去的是紐約的一家針劑交換所,這是一家為降低HIV感染率,向吸毒人群免費提供一次性針頭、HIV檢測、心理咨詢的救助機構。“那里的工作理念是Harm Reduction,他們認為傷害是很難被杜絕的,傷害只能被降低,開車系安全帶也是一樣的道理。毒品如果難以從根源杜絕,就去降低毒品帶給這些人的傷害。”在針劑交換所,錢莊負責心理咨詢,是整個機構里唯二之一的亞洲人,年紀也最小。當時97%的來訪者都感染了HIV,大部分是三種以上的毒品使用者,患有三種精神疾病。此前沒有真正踏足社會的她,觀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她改變了對邊緣人群的看法,“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人,只是因為他們經歷了一些特別的遭遇。只要給到他們尊重,他們就會回饋給你很多。” 她意識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幫助,“有一次我把我沒吃完的午飯分給了一位來訪對象,我的督導批評我不該這樣做。這會讓對方誤以為我是一個可以依靠的對象,我應該去找一個真正能夠長期幫助他的人或者機構,而不是把自己的午飯分給他。”

見證了很多極端的掙扎和苦難,讓她覺察到自己的無知和傲慢。“我們看世界的角度充滿了先入為主的偏見,只是自己不知道。” 社會學的教育背景也讓她開始反思,“一個人不可能在所有維度上都占優勢,就算你是一個白人、男性、中產,有一天也會變老。所有基于偏見和特權展開的壓迫,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身上。這種平視與尊重,不只是為了他人,也是為了自己。”

畢業前夕,錢莊把“什么才是最適合自己的生活”這類過去她沒有認真思考過的問題拋向自己,暫緩了博士申請。她想打破一路以來的一成不變,“如果那個時候留在美國,我的人生基本一眼望到頭了,就是去做一個心理咨詢師。但如果回國,我面臨的選擇是不確定的,那個不確定更有趣。”

回國后她入職了一家互聯網公司,2015年7月開始在KnowYourself的公眾號里分享自我探索的心路歷程,她相信很多與她同齡的人,也極少被問過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到一年的時間,公眾號累積了80萬粉絲,隨后順利融資、成立公司,創業是超出預想之外,但又水到渠成的事。

3

錢莊

心理學沒有那么了不起

乍看上去,錢莊不太像一位創業公司的老板。在公司發行的內刊上,CEO鼓舞人心的致辭旁配的是一張甜美的卡通頭像。拍攝的那天,她穿著小洋裝,帶了一整盒亮晶晶的發飾,說自己可以穿著水手服去上班,整個人的畫風像極了從日系漫畫里走出來的學院派少女。

但一聊起業務,就顯露了與外表反差明顯的成熟度。在彌漫了整個社會的焦慮感里,她看到一代人的心理訴求。“ 我們的父輩經歷過一段動蕩的時期,他們自身也沒有受到很好的對待,這種創傷又變成他們用錯誤的方式對待下一代,我們是在創傷的代際傳承中長大的。” 她覺得現在是一個“去人化”的社會,“人更像是一個物品,重視競爭的價值觀要求我們每個人都要像高效的物件一樣去運轉,去追求標準化的成功。”但美好的生活不只有一種可能,她想倡導一種關注自我和內心的生活方式。

KnowYourself的主創團隊多有海外留學研究背景,習慣了擺證據、講出處的論證方式,文章采用國外APA(American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學術引用的規范格式。他們同時也是情緒的精準捕手,用最能共情的描述拆解拗口難懂的學術概念,文章動輒幾千字,閱讀量依然是很可觀的篇篇10萬+。

隨之而來的是爭議,關于“KnowYourself究竟是不是偽心理學心靈雞湯”的討論,在知乎和豆瓣上總能引起好幾輪battle。錢莊有自己的判斷,“大眾的多數心理需求是淺層次的,心理咨詢和治療不是一家創業公司能夠解決的事。我們的重心始終放在身心健康的提升和早期預防上。”她希望在心理學的范疇之外,增加更多生活方式理念的倡導。除了心理科普與測評,KnowYourself也在提供品類更豐富的泛心理學服務,在線下開設自我探索主題的工作坊,這是面對國內井噴式的心理療愈需求,錢莊給出的答案。

無論是個人的氣質還是表述的觀念,她給人的感覺都是“ 治愈”,但錢莊的自我評價卻是“憤世嫉俗”。她關注社會學、心理學、哲學領域的話題,喜歡的綜藝也是《中國新說唱》這類有批判精神、自我意識很強的類型。她是一個女性主義者,特別反感被貼上“美女創業者” 的標簽,“就好像美女和創業是天然對立的”,也警惕“社會精英”這類評價背后的附加優越感,“ 我們表現得出色一些,很多時候是因為享受了別人沒有享受的資源,相對應的就要去承擔更多的責任。如果他們擁有過你擁有的資源,不一定會發展得比你差。”

過去面對很多活動的邀請,她會用不想拋頭露面擋回去,今年接受采訪的頻率變高了。“很多女性意識到社會對她的要求是不公平的,比如要求她必須結婚,事業不必太拼。但她們并沒有看到那些不是這樣選擇的女生究竟過得怎么樣,所以心里有恐懼。” 她覺得自己到了一個可以站出來的階段,告訴那些更年輕的女孩,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選擇。“也許這是一條辛苦的路,但這是一條靠得住的路。我覺得我有這樣的職責,去輸出一些我認為是真理的事情。”

創業四年,錢莊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發現心理學沒那么了不起。過去她對心理學有一種近乎迷信的崇拜。“因為這是科學的,就有高人一等的想法,好像只有從心理學中獲得康復才更了不起一些。但人可以從很多途徑獲得修復力,可以是星座,可以是聊天,沒有誰比誰更高級。”

她收到過很多用戶言及生命的感謝,也經歷了一些用戶與KnowYourself告別,有時理由讓人哭笑不得,“ 謝謝你陪我走過最黑暗的時光,現在我感覺好多了,所以我要取關你。” 這個時候,錢莊會開心地送別他們。無論是選擇被認證為科學的心理學,還是去尋找其他釋懷的方法,都只是用來了解自己、認識世界的工具,那把能通關幸福的秘鑰,始終是自己。

2

錢莊

Q&A:

你經歷了很多選擇,例如去讀博還是工作,做一個職員還是創業,你怎么確定這樣的職業選擇是適合自己的?

錢莊:我確信自己是一個很適合創業的人。我有一件想要去實現的事,我能夠為了這件事充分調動自己,不斷地去創造性地解決多種多樣的問題。我覺得一個好的職業規劃是你接受一個可以重復重復再重復的狀態,你不會覺得厭煩或這種生活受不了。在這種日復一日的狀態里你是舒服的,才不會總覺得我還要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如果到不了我就很焦慮。

現在大家好像總是需要一個很酷的“時代病”來認證自己,年輕人也很愛給自己合并同類項,但這種標簽化會不會導致他們沒法真正認知自己?

錢莊:這種現象在我們公眾號很多,我們可能會描述一種心理現象,例如“愛無能”,然后這個詞就會火,大家會去對號入座,我認為這不一定就是壞事,只要這種對號入座能作為一個起點,激發他的思考,“我為什么會有這個現象”,有認知比完全不知道要好一些。說到愛貼標簽,我覺得背后的原因是現在的人都很孤獨,我們的父母輩還長在鄉土中。鄉土中國的特點是它是一個鄰里社會,你有你的鄰居、親屬,人是在一個很穩定的社會結構里。我們這一代人更多地生活在大城市,我們就像原子一樣漂浮,我們需要一些群體的身份認同,在里面找到歸屬感,所以會特別愿意給自己貼標簽。

你們的訂閱用戶70% 都是高學歷女性,為什么是這樣的比例構成?她們最關注的話題是哪些?

錢莊:因為女性比較被現在的社會性別話語允許去談論跟情緒、心理、情感相關的東西,男性不是沒有這樣的訴求,只是他們如果考慮這些事情,是被認為不具有男性氣質的。從我們后臺用戶提問的數據來看,情緒問題,括負面情緒、焦慮壓力是最被關注的;其次是親密關系,很有意思的是三年前原生家庭很火,現在這個話題已經涼透了。

在你眼里一個女生特別有戀愛力是怎樣的狀態?

錢莊:自給自足。你要看談戀愛對你是一種投資,還是一種消費?有一種人談戀愛是投資,她要在其中獲得一些。還有一種人談戀愛是消費,對她來說戀愛的過程就像去做SPA一樣,享受其中。把戀愛當消費一定會比把戀愛當投資要舒服,如果戀愛讓你不舒服,你可以換,也沒必要跟這個人死磕,很多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做,不需要從這個關系中去獲取,戀愛只是讓自己開心而已,你只有到了那個狀態,才真的可以愛任何你想愛的,我肯定是這樣一個人。

作為即將邁入30 歲的第一撥90 后,心里會有什么特殊的波動嗎?

錢莊:所謂三十而立,并不是說成家立業,而是真的清楚自己要過一種什么樣的生活,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當我把這些事情摸索出來后,我就不再覺得年齡是衡量我的維度了,我不會再去想什么樣的30歲才值得過,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我和時間可能也達成了一種新的關系,時間是我的資源,我會更多地去思考我把這些資源用在了哪些事情上。

誰是你的female rolemodel ?

錢莊:張充和,她是民國“合肥四姐妹”中最小的妹妹,她的昆曲、書法技藝都非常高超,但她從來不留下任何東西,她做這些事情純粹是為了取悅自己,不是為了留下一些社會名譽。她有句名言:“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我欣賞這種做一切事情是出于自己的立場,自己的喜好,而不是做給別人看,也不會受到他人對她評價的影響。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